有人说美国文化是「车文化」-新闻评论网
点击关闭

武夷山新闻-有人说美国文化是「车文化」-新闻评论网

  • 时间:

蔡徐坤赴英国进修

大車以載 堪當重任第九卦《小畜》:「九三:輿說(脫)輻,夫妻反目。」輿,車廂,也代表車;輻,車輻,代表車輪。車廂前去了,而車輪卻留在原地。二者本來密不可分卻脫節,事情就乖離錯位了。(也有把「輻」釋為「輹」的借字,指把車軸捆住在車身上的繩子。當時不用鉚釘,直到秦始皇陵銅車馬都如此。輹脫落了,結果也是輿、輪兩分開)「夫妻反目」,舊儒解釋得比較拘泥,說是夫的目給了婦,婦的目給了夫,相互錯位,張冠李戴,不是「夫唱婦隨」了。但下文《象》曰:「『夫妻反目』,不能正室也」,是說作為家長的夫妻反目,致使家人無所適從。不論怎麼解釋,輿脫輻都不是什麼好事,佔到這一卦就要小心了。

《詩經.小雅.皇皇者華》是周天子的使臣出外訪賢求策,乘車旅途稱讚自己的座駕和駿馬:「皇皇者華,于彼原隰。駪駪征夫,每懷靡及。我馬維駒,六轡如濡。載馳載驅,周爰諮諏。我馬維騏,六轡如絲。載馳載驅,周爰諮謀。我馬維駱,六轡沃若。載馳載驅,周爰諮度。我馬維駰,六轡既均。載馳載驅,周爰諮詢。」我的馬車光彩華美(皇皇者華),長年出使在外。我的馬是神駒(我馬維駒),我的馬是騏驥(我馬維騏),我的馬是青鬃馬(我馬維駱),我的馬是五花馬(我馬維駰)。他的四匹駿馬已經成為他相依為命的好兄弟,他們都在不辭勞苦,為國效力!從此詩豪邁格調可知,這是周朝繁盛期的作品,人們對國家充滿自信和自豪。

我國古車發明後迅速崛起,車輛多少成為綜合國力的象徵。繼夏朝第一代國君大禹的「車正」奚仲,發明以馬駕車之後,商朝開國君主商湯,將馬車作為戰車。據《竹書紀年.夏侯紀》,決定夏、商命運的「鳴條(今河南封丘東)之戰」,商湯憑戰車優勢,以「革車三百乘」,揮師一舉打敗了夏桀,建立了商朝。「革車」好比現代裝甲車。周朝原本規制是,周天子萬乘、諸侯千乘、大夫百乘。「乘」(音剩),多指四匹馬拉的車,一車四馬為一乘。屈原以「皇輿」代表國家和君王,以國家為己任:「乘騏驥以馳騁兮,來吾導夫先路!」古人沒有停留在對車輛技術的關注,而是不斷總結實踐經驗,上升到思想觀念的認知。我國最古老的文化典籍《易經》(又稱《周易》),頗多駕車經驗總結。車輛還激發了先民文學創作,我國最古老的詩集《詩經》,留下大量詠車詩篇。車存在於中華文化早期源頭上。\姜舜源 文、圖

圖:深圳市博物館藏北朝銅牛車模型

最後第六十四卦《未濟》:「九二:曳其輪,貞吉。」未濟,將要渡水,準備渡水。曳其輪,減速慢行,以便調整方向;貞吉,如此就會吉祥。這就像今天的交通規則,遇到複雜路況要「一慢、二看、三通過」,才會不出事故。此卦《象》曰:「九二貞吉,中以行正也。」中以行正,走得直、行得正,並且摸着石頭過河,哪怕它路險水深。《易經》講的都是極為淺顯的道理。

唯美時代 擲果盈車經歷了秦漢車發達進步,魏晉南北朝是古代車文化又一高潮。西晉文人潘岳(字安仁)是有名的美男子,據東晉裴啟《語林》:「潘安仁至美,每行於道,群嫗以果擲之,常盈車。張孟陽至醜,每行,小兒以瓦石投之,亦滿車。」這位風流美男子乘車招搖過市,引得少婦們爭相投擲水果,一路下來佳果滿車。張孟陽,即張載,也是西晉著名文學家,與弟張協、張亢時稱「三張」,曾任著作郎、中書侍郎等職,竟被頑童扔一車石塊瓦礫。那個時代竟然「人可以貌相」。

第六十三卦《既濟》:「初九:曳其輪,濡其尾,無咎。」濟,渡水;既濟,已經渡過河流或積水。曳其輪,拽住車輪,就是說減速慢行;濡其尾,狐狸沾濕了尾巴(好似落湯雞)。這一卦是用渡水打比喻。《易經》的作者們很講辯證法,說,不要以為渡水過後一路平安了,物極必反,有前瞻的人會持盈保泰、居安思危,安車徐行,就好比拉住車輪不讓馬車超速猛跑,也好比小狐狸沾濕尾巴別跑得太快。經驗豐富的司機懂得,越是高速路、越是路寬車少,越是容易出事故,此時反而要保持謹慎。而且剛剛經歷泥裏、水裏一番折騰,車輛一定受損,只是問題尚未暴露,此時更宜減速慢行。

濟、未濟 減速慢行《易經》裏甚至有不少有關車輛浸水或被水所困的內容,其情形與近年來暴雨成災,汽車被水圍困的情形頗為相似。

第二十二卦《賁》:「初九:賁其趾,捨車而徒。」賁,紋飾;趾,腳趾,代表腳。賁其趾,腳上穿着繡花鞋。捨車而徒,捨車不坐,寧肯下步走。此卦意思說,有個人穿着繡花鞋,考慮到坐在車裏,鞋子會被車廂遮蔽(好比「衣錦夜行」),便棄車走路。這種情形好像現在的時尚佳人,冬天寧肯受凍也要穿裙子。也有民俗學家認為,此卦講上古婚嫁之事,娶親的男子把腳下弄利落了,捨車不坐,徒步行走到女子家,這才顯示自己心誠。

(作者為中國歷史文化學者、北京市檔案學會副理事長、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)

《易經》是中華數代先哲集體智慧的結晶,書中以車設喻的地方很多。

《詩經》詠其風流《詩經.小雅.車舝(轄)》:「間關車之舝兮,思孌季女逝兮。……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四牡騑騑,六轡如琴。覯爾新婚,以慰我心。」花車車輪嘎嘎作響,花季少女行進在燕爾新婚的路上。仰望高山滿目蒼翠,展望前途,道路寬廣。四馬邁開矯健的步伐,馬繮像撥動的琴弦,銅製車飾、馬飾發出動人的樂音。這也是享受乘車的快感。

有女同車 顏如舜華有人說美國文化是「車文化」,實際上夏商周到魏晉南北朝兩千多年間,中國文化一直離不開車。

周王的女兒王姬出嫁,車騎雍容,場面宏大。《詩經.召南.何彼穠矣》詠道:「何彼穠矣,唐棣之華。曷不肅雍,王姬之車。」穠,盛大。唐棣,棠棣,棠梨。唐棣之華,即棠棣之花,似雪的梨花。肅,莊嚴;雍,雍容。王姬,周王的公主,公主車騎雍容,車隊浩浩蕩蕩。此詩詠嘆周天子的公主,下嫁齊侯家公子時的情景:盛大的迎親隊伍,像梨花擁雪;莊重嚴肅、雍容華貴的,是公主的車駕。車猶如此,車中公主丰姿綽約:「何彼穠矣,華如桃李!平王之孫,齊侯之子。」公主人面桃花,態濃意遠淑且真。傳統中國美女,一直是要兼具外在美與內在美,就是《詩經.周南.關雎》開宗明義提倡的:「窈窕淑女」。落實到關於車的詩篇,車與車中人也是完美統一。

第十四卦《大有》:「九二:大車以載,有攸往,無咎。」接着解釋說:《象》曰:「『大車以載』,積中不敗也。」大車就是大馬車;「大車以載」,就是用精良的馬車承載東西;有攸往,順利;積中不敗,容量大,堪當大任;無咎,(但)無災。故古人認為這一卦是比喻「大臣任天下之重」,有大格局,堪當大任,是委以重任的才具。

我國上古第一部詩歌總集《詩經.鄭風.有女同車》:「有女同車,顏如舜華。將翱將翔,佩玉瓊琚。彼美孟姜,洵美且都。有女同行,顏如舜英。將翱將翔,佩玉將將。彼美孟姜,德音不忘。」此處舜,指現在的木槿;舜華,就是木槿花。初夏時節,少男少女同車出行,女孩的容顏如同路邊的木槿花朵;她身佩瓊琚,乘車前行,環佩叮咚;她是大家閨秀,美名遠揚。這是愛的季節,一輛滿載愛情的花車,行進在希望的田野上。

還有一位美少年衛玠,字叔寶,年五歲,風神秀異,總角之年(十一二歲時)乘羊車來到首都洛陽,「觀之者傾都」,國都萬人空巷,見者都稱之為「玉人」。驃騎將軍王濟是衛玠的母舅,本來是「俊爽有風姿」,但每見這位甯馨兒,便感嘆:「珠玉在側,覺我形穢。」(《晉書.衛瓘傳附衛玠傳》)但貌美也害死這位少年。《世說新語.容止》稱衛玠為「璧人」,他乘坐的羊車稱「璧人車」。說他本來身體虛弱,不堪疲勞,因為天天應付人們參觀,終於積勞成疾累死了,當時人謂之「看殺衛玠」,成為唯美時代、人生悲劇。

《晉書》載,王蒙(字仲祖)也是個美男子,常覽鏡自照,念叨着他父親的名字說:「王文開啊,你怎麼生了這麼漂亮的兒子!」(王文開生如此兒耶)跡近自戀。他的帽子戴破了,到集市去買。哪用花錢啊,師奶們一見傾心,「群嫗悅之,爭遺之帽」,白送白拿還收不完呢!

第四十七卦《困》:「九四:來徐徐,困於金車,吝,有終。」此卦卦象是「澤無水」,水草魚類處於困境。金車,黃銅鑲固的車,也有釋為「禁車」即囚車的。吝,困窘;有終,但結局還不錯。一輛車子忽忽悠悠來了,人被困在裏面,真跟囚車差不多,好在結局還不太慘。

載馳載驅 為國效力《詩經.小雅》是朝廷雅歌,要唱響主旋律,《四牡》就讚美為國奔走的使者們。他們乘車行進在旅途上,一面思考公務,一面思念家中父母妻兒:「四牡騑騑,周道倭遲(逶迤)。豈不懷歸,王事靡鹽,我心傷悲。四牡騑騑,嘽嘽駱馬。豈不懷歸,王事靡鹽,不遑啟處。……駕彼四駱,載驟載駸。豈不懷歸,是用作歌,將母來諗。」一句話:國事未完(王事靡鹽),我就不能有一刻歇息。

《詩經》開首「周南」、「召南」兩部分,收集以楚國為主的江漢流域、長江流域的南方一帶的詩篇。《周南》第一篇《鵲巢》描寫國王喜新厭舊,以百輛豪車迎娶新娘:「維鵲有巢,維鳩居之。之子于歸,百兩(輛)御之。」一、二兩句後來變成成語「鳩佔鵲巢」。那個女子出嫁(之子于歸),按照諸侯的規格,以百輛車的迎親隊伍前去迎娶。接着一唱三嘆:「百兩將之」、「百兩成之」。說的是那個女子娘家也是小諸侯國國君,競賽豪奢,也以百輛車來送。將,送。兩家動用了二百輛豪車,才終於把這場婚禮大功告成。楚人自古是浪漫的民族,《詩經》開篇「周南」第一首《關雎》:「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」第六首《桃夭》:「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。之子于歸,宜爾室家。」都是描寫人家姑娘漂亮,男子求愛、淑女出嫁的。

今日关键词:SHOO日本出道延期